野兽爱凯千

TigerTooth&PearHoles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欤:

各位不行了我真的收到这张图到现在笑的停不下来。

为大家激情点播一首俊俊唱的《意外》

都不爱都不爱都不爱

大半夜被这个笑醒了

恋爱的尾巴-:

夺么美好(陶醉)。

什百:

你们???…好吧……

玉米君:

被南都娱乐的这一段拆台甜到了

K:我们可不是为了他,哈哈哈,是他非要“缠”着我们

R(内心OS):还我们,你问小千千意见了吗?!就我们(`Д´*)

J:他只是中间的桥梁

R(内心OS):幺儿你源儿哥我是白宠你了´_>`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以上纯属脑洞,请勿上升|´・ω・)ノ

Ice:


“看了我的烟花,你就是我的人了。”

嗯,心中wink最美好的大结局💜🎆

【资料汇总】赖冠霖☆柳善皓 随时更新

存档

煮一锅:

※想为两个孩子整理资料,但整理半天发现这个过程真的很累,我自己画了个大的蓝图,现在很多资料还未整理进来,就先看看吧,随时更新 ,有错误和愿意添加的都请留言,随时更改~




资料归总


 


推算时间表


 


2016.7月  柳善皓入社, 赖冠霖入社(8.8有饭拍表明已经在方块,林口告白墙的信息6月还在台湾,大概7月或8月左右去了韩国)


2017.2.18 PD101到CUBE进行社内采访


2017.2.16 PD101 EP1录制 


2017.3.09 明洞初次见面


2017.3.26 PD101 第一次竞演


2017.3.31 棒球赛开球表演


2017.4.03 PD101发布会


2017.5.07 PD101 第二次竞演


2017.5.11 方块新人部乐天游


2017.5.28 PD101第三次竞演


2017.6.15 赖冠霖和柳善皓去了地铁认证


2017.6.16 PD101 E11 直播出道竞演 赖冠霖第七名出道


2017.7.1-2  PD101 前35练习生 final 演唱会


2017.8.7  Wanna one 出道


 


表演竞演


 


一分钟自我介绍 


赖冠霖  we own it  RAP 原唱:Wiz Khalifa,2 Chainz(为速度与激情6的主题曲)


柳善皓基础舞蹈展示


 


EP0 (原则来讲是EP0里录制但是在后期节目放出来的) 


       EP9- trouble maker 双人舞蹈 原唱 trouble maker


       EP11-赖冠霖  all of me 清唱 原唱 John legend


EP1 企划社表演  Get it Poppin 基础舞蹈展示  


赖冠霖 rap展示 自作词 


柳善皓 kiss me 清唱 原唱 zion.T (为电视剧匹诺曹的ost)


EP4 小组对抗  


柳善皓 Sorry Sorry 副主唱2 原唱:super junior 队友 权协 河旻浩 崔东河  赵龙根 金男炯


赖冠霖 男子汉 副rapper1  原唱: 防弹少年团 队友 金龙国 李仁寿  金相彬 姜东昊 李建旻 (趣闻是这组金龙国和姜东昊李建旻都想唱姐姐真漂亮)


EP7 position评价 赖冠霖 RAP Center 怯 原唱:宋闵浩 太阳  队友 张文福 金泰旼 金钟铉


EP8 position评价 柳善皓 Vocal 春日 原唱: 防弹少年团  队友 裴珍映 高田健太 李宇镇 金用陈


EP9 cocept评价 


柳善皓 打开 队友 金龙国 姜丹尼尔 姜东昊 周学年 高田健太 林煐岷   


赖冠霖 Never 队友 金钟铉 黄旼泫 邕圣祐 李大辉 金在焕 朴佑镇 


E11 出道曲评价


superhot  柳善皓 副主唱3  赖冠霖 副rapper3  队友 姜东昊 李大辉 金钟炫 金samuel 河成云 林煐岷 崔珉起 安炯燮


always  姜东昊 李大辉 金钟炫 金samuel 河成云 林煐岷 崔珉起 安炯燮 裴珍映 朴佑镇 朴志训 姜丹尼尔 周学年 金在焕  黄旼泫 邕圣祐 郑世云 尹智圣


 


 


推算的合宿整理


 


第一次 赖冠霖 尹智圣 朱镇宇 柳会胜 李有镇  / 柳善皓 周学年 金东彬 朴圣雨  


第二次 赖冠霖 金钟炫 张文福  金泰旼 / 柳善皓 高田健太 裴珍映 李宇镇 金用陈 


第三次 柳善皓 高田健太 


第四次 赖冠霖 姜东昊 金钟铉 李大辉 河成云 / 柳善皓 安炯燮 李义雄 崔珉起 金samuel 


 


名次排位整理


 


柳善皓 22位-16位-15位-15位-11位-13位-16位-17位


赖冠霖 10位-6位-7位-9位-5位-2位-20位-7位


 


第一次顺位发表总票数 24699267票


15位 柳善皓 575027票


9位  赖冠霖 717275票


 


第二次顺位发表总票数 55365681票


13位 柳善皓 1502513票 (+春日组第一benifit 1w票)


2位 赖冠霖 2202665票


 


第三次顺位发表 2pick


16位 柳善皓 209168票 (+打开组第一benifit 2w票)


20位 赖冠霖 188940票


 


最终顺位发表 1pick


17位 柳善皓 551745票


7位 赖冠霖 905875票 


 


小组对抗


(因为是小组对抗不统计组内排位)


 


Sorry sorry 1组 副主唱2 柳善皓 24位 93票


男子汉2组    副Rapper 1 赖冠霖  31位 79票 


 


Position评价


小组排名


春日 柳善皓 1位 642票


怯   赖冠霖 2位 642票


 


总排名


Vocal组 柳善皓 3位 642票


Rap组  赖冠霖 3位 642票


 


Cocept评价


Never 事前 粉丝投票选择 排位 共11人


1位 赖冠霖  9位 柳善皓


 


Never组 443票  赖冠霖 14位 48票


打开组  552票  柳善皓 9位 59票


 


衣服颜色


 


F组 柳善皓 灰色


D组 赖冠霖 绿色→ F组 灰色


 


小组对抗


sorry1组 柳善皓 蓝色


男子汉2组 赖冠霖 白色


 


postion评价


Vocal组 柳善皓 蓝色


Rap组 赖冠霖 黑色


 


cocept评价


never 柳善皓 粉色→打开黑色


never 赖冠霖 粉色


 


赖冠霖自创rap词


 


企划社评价


 


我的声线也好


个子也高完全是巨人


十分尊重


非常想和他一样的禹硕哥


no matter what changes


my face my height my style my life


(这里镜头切掉一段)


讨厌我的人们好好听着吧


 


小组对抗 男子汉


If you need me I will still be one last good man in your heart.


 


Position评价 怯 


 


韩语拼写都不会的我
只是很想做我来到了韩国
但是生活中压力太大
是的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想成为rapper 想学习poping
想吃美食想睡懒觉
想做好节目想听到MGK
想父母但是我太忙
一直以来最重要的时间就是现在
每天的试炼我的可能性
等到那一天我会变得更强期待吧


 


 


站位


 


(待完全整理)


 


dance battle


最后一排倒数二、三  右边莲花 前面金东彬 


柳善皓 赖冠霖 崔珉起


     金东彬


 


第一次顺位发表座位


赖冠霖 柳善皓 柳会胜 崔乘赫 安炯燮 


 


position评价 选歌前站位


2排2位 赖冠霖 左边黄盿泫 右边李大辉


3排6位 柳善皓 左边李义雄 右边郑世云


 


怯上台站位 金钟炫 金泰旼 赖冠霖 张文福


发表结果座位 金钟炫 金泰旼 赖冠霖 张文福


 


春日上台站位 高田建太 裴珍映 李宇镇 金用陈 柳善皓


发表结果座位 柳善皓 金用陈 李宇镇 裴珍映 高田建太


 


position总位数发布站位



张文福


金钟炫


金泰旼


赖冠霖


 


春日


李宇镇


高田健太


金用陈


裴珍映


柳善皓


 


吃披萨座位


 


李宇镇 柳善皓 李健熙


赖冠霖 柳会胜 金泰旼


 


cocept评价选择 座位


第三排:卢太铉 赖冠霖 朴圣雨


第四排:邕圣祐 禹真荣 柳善皓 柳会胜


 


never选C时座位


金在焕 朴五金 赖冠霖  李大辉 河成云 周学年 柳善皓 黄旼泫 金钟炫 邕圣祐 围成半圈


 


第二次顺位发表 座位


洪殷基 柳会胜 柳善皓 赖冠霖 金东彬


 


punch king 座位


 


Never组


柳善皓 周学年


金在焕 河成云


黄旼泫 朴佑镇


邕圣佑 林瑛岷


赖冠霖 李大辉


           金钟炫


 


 


赖冠霖


生日:2001.9.23


星座:天秤座


血型:O型


身高:183cm(仍在生长中)


体重:64kg


出生地:中国台湾省台北市


家族构成:爸爸、妈妈、姐姐(96年出生)、猫(小时候弹钢琴视频里出现,现在未知)


小学:新北市林口区丽园国小 7班


中学:新北市立林口国民中学 10班


棒球:捕手(根据照片穿护具推算) 小学11级小英熊棒球冬令营学员


篮球:SF  国中篮球社社长


钢琴:九级


偶像:郑禹硕(Pentagon)
喜欢的食物:火锅
喜欢的宠物:柴犬
喜欢的颜色:粉红色
喜欢的风景:粉丝
喜欢Hiphop,但是想学Urban
座右铭:Be fast and ball.   吃好喝好,好好活着就好(Wannaone简历)


粉丝名:开罐器(国小时称当了明星粉丝要叫开罐器寓意是把冠霖的心打开)


英语:GEPT通过


推荐歌曲:阿黛尔-hello


 


2011,三年级,参访林口环保教育站。赖冠霖同学希望大家不要浪费 ,用过的纸张背面可以再利用。


2012,四年級,期末考第二名 


2013,五年级,52期丽园征文征选活动作品优选作文 唯一个五年级生优秀作文


2014,六年级,新北市秋季游泳对抗赛 荣获高年级300公尺接力,607班,第二名。


高年级趣味竞赛,607班,第二名


2014,0503-607班 运动会 举牌手,


2015,中一,运动会举旗手,法老cosplay,英文即席演说


2016,中二,运动会举旗手,英文即席演说 (不知道是哪次,获得第二名)


2016,0512-中二, 鸭梨大领舞


 


 


柳善皓


名字:善良的善,皓白的皓


生日 2002.1.28


血型:A型


身高:179.7cm(仍在生长中)


体重:58kg(比较恒定)


出生地:韩国京畿道始兴市月串洞


家族构成:爸爸、妈妈、弟弟(柳胜皓、2010年出生)、梦实(马尔济斯犬)


中学:月串中学


棒球:右投手 (小学打过,被爸爸说身形不合适放弃)


篮球:中学篮球队队长 


跆拳道 :黑带 三段


钢琴:小学开始弹 


偶像:btob、pentagon(主要是李会泽和吕畅九)


乐队:键盘手,队长


视力:近视很严重,从小学时就带眼镜了


 


篮球队获得过市第一


 



刷了一天,没抢到票,被sdfj虐脱饭了:
我宣布,从此脱坑qkq,只看wink,我的爱豆以后只有邬童和尹柯,至少他们不用我抢购票码😡
别问我为啥脱饭还占凯千tag来找存在感,我就是要占,就要占就要占!

邬童:出手相救?虚伪。
【你明明就是吃醋,哼】

倒置的AO关系

少女攻是世界的财富☺️

-舔虎牙:

#AO人设本末倒置


#真·少女攻×扛把子


#但求一乐,请勿上升








王俊凯被突然扯住胳膊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王源拽着他跑,气的要跳脚,“祖宗你发呆看时候!前面有Omega突然发情了!”


 


王俊凯楞了一下,浑身一个激灵,反拽住王源向骚动的反方向拔腿狂奔。


 


一直飞奔到信息素没有扩散的地方,王源跑得岔了气儿,捂着肚子停了下来。他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一眼,靠着墙根儿一瘫,差点骂人,“这都什么事儿啊,出来打个游戏都能遇到Omega发情,极限竞速都没这么彪。”


 


王俊凯比他好一点,还能站着,凉凉的扫了他一眼,“还有力气抱怨,等被抓住了强行标记有你好受的。”


 


王源闭嘴了,半晌叹了口气,“你说我们过得这什么日子,恋爱结婚都没个自由,被信息素一控制,哪个Omega把咱们拖回家,后半辈子就耗在赚奶粉钱上了。”


 


他揉了揉抽筋的肚子,又戚戚然道,“还好我们跑得快,听说Omega发情期里很凶的,暴躁易怒,可能还会打人。”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小细胳膊,只能安慰道,“好在今年提案了保护Alpha的法规,不出意外通过的话,会有新的控制剂投放,能在一段时间阻断我们信息素的产生。”


 


“只是没有信息素而已,被堵到还不是该被怎样被怎样。”


 


“你就没有腿跑?没有胳膊反抗?喊救命总会吧,不行随身带些防O喷雾。”王俊凯恨铁不成钢道。


 


“那、法案也总是有比没有的强。”王源悻悻道,站起身来弹了弹校服上的灰土,跟王俊凯准备穿过巷子回家。


 


王俊凯沉吟片刻,神色颓然,“我听卫兵说……能提案这个也是因为Omega权益协会负责人,在、在追提案的一位alpha代表,因此今年审核比往年方便了许多。”


 


王俊凯家是住大院的,爷爷的官衔地位不低,政界的小道消息比别处流通的快些。


 


王源闻言,一张小脸红了又白,愤然道,“这简直是侮辱,对我们的保护条例都是靠Omega让步才能提审,这也太……”


 


他没说下去,在小巷里拐了几个方向。“但好在你家还能让你娶个beta,像我爸,一早儿就观察好了几家集团的公子,一色儿的O。”


 


“……我家老爷子也是唯Omega至上主义者。”王俊凯声音也低沉下来。


 


王源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世界里,只觉得出身在这么一个社会里心中一阵泛苦,本身作为身强力壮又才思敏捷的alpha阶级,成长的目的却是为Omega所驾驭,不能不叫人心中唏嘘。听说早几百年前也是有A系社会的,国家对alpha的保护力度之大让他羡慕不已。如今虽称不上是O系社会,但也算是A的衰落时期。


 


他一路心思彷徨着,一半是对未来的担忧,一半是放学没打上游戏的委屈。等到了分岔路准备跟王俊凯道别时,才发现人早不见了。


 


 


 


王俊凯是被突然捂着嘴拖离王源身边的。动作发生的很快,他被拽进旁道还没反应过来哼一声,王源已经拐了个弯走远了。


 


带走王俊凯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正眉眼弯弯朝他笑着,嘴角陷下两个甜蜜的小窝。


 


他的瞳孔颜色略浅,浓密且直的睫毛半耷下来,认真研究王俊凯胸口的学生铭牌。


 


“高二级二班……王俊凯。”男孩的嗓音清澈又带着点沙,咬字的方式有些特别,比普通的京腔多了些引人回味的风韵。他的目光一挑,扯起一边嘴角,“巧了,一个学校的,我是高一年级的易烊千玺。”


 


王俊凯整个身子贴在墙上,汗毛都要倒立,刚刚易烊千玺靠近他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他身上的甜味可不就是Omega特有的信息素!


 


易烊千玺跟他客套完后直入主题,他点点自己后颈,“咬一口。”


 


王俊凯哪还记得刚刚教训王源的神气样子,一双大桃花眼连惊带怕,长睫毛顷刻间沾了水气,几乎要吓出眼泪。


 


易烊千玺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粗鲁,想了想加了个敬称,“学长,咬一口。”


 


王俊凯拼命摇头,这一口咬下去的后果他哪里敢想,四舍五入就约等于把自己的清白给卖了。可反抗他也不敢,打伤Omega的罪名可大了,蹲几天号子不说,被他家老爷子知道怕是要把自己直接拧去民政局负责。


 


易烊千玺没了耐心,他把头直接搭在王俊凯的肩上,把后颈落在他的嘴边。两根略凉的指头也顺势攀上了王俊凯的颈动脉,威胁般使了些力,“快些,不然等等强了你。”


 


过了会儿,浑身散发着眼泪味儿的小alpha抽抽搭搭地张了嘴,温热的嘴唇覆在他那处皮肉上,尖锐的虎牙一点点刺入他肿胀的腺体。


 


 


 


 


王俊凯直到第二天上学都是恍惚的,他也不清楚后半辈子是不是被昨天咬的那一口给搭上了。虽然说咬后颈只是临时标记,过几天味道就散了。他揣度许久也摸不清楚易烊千玺的意图,alpha的信息素只能临时缓解发情热,要么就是情侣间的情趣,信息素的交流能产生轻微麻痹神经的快感,但也不至于成了毒品。可他的班级姓名都落到了人家手里,被找到也就是人家乐不乐意的事儿,心里面还是惴惴不安。


 


王源儿看他一整天魂不守舍,心里有些担心。等放学时候王俊凯收拾好书包,拉着他的手臂围在他周围,一步都不肯离开。王源本来有放学打游戏的习惯,有时王俊凯愿意陪他玩就一起走,大部分时候回家是不搭伴的,今天却要结伴回家。


 


王源看了看王俊凯的神色,总觉得他绷的四平八稳的脸色下隐瞒着什么。


 


出校门的时候王源听到有人吹了声口哨,王俊凯往旁边看了眼就低下头,拉着拽着把他扯走了。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埋头向前冲的样子逗笑了,他靠在校门对街的体育器械上,无奈跟身边人说道,“你们别逗他。”


 


“易少,可算是见到敢咬你的alpha了。”身边朋友几个唏嘘。易烊千玺是少有的坚持服用抑制剂的Omega,冷情禁欲地跟个什么似得。要不是昨天一出校门受了别的Omega发情的波及,他们也没想到有一天易烊千玺能带着一身A味儿出现在他们面前。


 


易烊千玺身体里还残留着王俊凯的信息素,因此格外护短,“你们不许背着我偷摸儿闹他,小凯脸皮薄。”


 


朋友几个哄笑,笑骂易少栽了栽了。他们几个是和易烊千玺从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因此知道易烊千玺从开学典礼就瞅上了那个桃花眼的好看学长。


 


但也有个别以为易烊千玺只是玩玩,听到易少护着那alpha学长便格外惊讶,思索片刻还是说了自己前几日听到的消息。“南区那边传来个听闻,说是他们校有个Omega看上了王俊凯。”他说了个名字,易烊千玺也听过,他在本市的跆拳道赛上见过,在校期间常扬言要把哪个哪个alpha搞到手。


 


易烊千玺此时正坐在锻炼用的双杠上,猎豹般结实的小腿在半空轻轻晃动。夕阳渐浓的红色印在他蜜色的眼瞳里,微风卷着他的衣摆绕了两圈。易烊千玺闻着自己身上散发的奶甜的味道,这是前一天他从那个可怜兮兮的alpha的身上掳来的,他想着甜甜的alpha可真是沾不得,才碰了一次就颇有些食髓知味的意思,轻易是不许别人再惦念了。


 


 


 


 


王俊凯这几天也没闲着,他把易烊千玺的资料调查了个底朝天。他本来就是红色背景,手段比寻常人又灵通许多,不多几日便把大概了解了。


 


易烊千玺在他们学校名气可大了去,不光是校辩论队四辩,还是舞蹈社社长,家里边开连锁酒店,财力也在本市排的上名次,走在路上十个是有八个认得他的。王俊凯这才依稀想起了前些日子社团有节目,一群alpha连矜持都不要地跑去围观。可惜因为学校AO分管,他又对Omega没什么心思,才落得个后手收集资料的下场。这么看来论口才自己辩不过他,动起手的肢体也没人家灵活,就是去家里边告状,八成也要被“正好门当户对”的言论驳回来。


 


王俊凯吃了哑巴亏,这几天里他又经常碰到易烊千玺。这次连王源儿都没用了,易烊千玺就守在他跟王源分道的那条路上,不远不近跟着他。他以防万一,拿了瓶防O喷雾随身带着。易烊千玺也不做什么,经常靠在街角灯柱旁,目送着他进大院。


 


王俊凯逐渐从见了他就反射性的后背炸毛中解脱出来,有几次跟竞速般见了他就拔腿跑,可惜他自诩为追风少年却始终摆脱不了千玺。最后自暴自弃一般不理会易烊千玺的存在,有时候还能跟他讨价还价几句。


 


易烊千玺也不恼他,只觉得王俊凯这逗弄几句就炸毛的猫咪性子简直太合他的口味。他一手拎着书包,另一手拿盒牛奶,嘴里咬着吸管听王俊凯戒备的絮叨。王俊凯看了他这样就要脸红,就要跳脚,像被易烊千玺耍了流氓一样,血直往脑门子冲,一身奶味儿挥发得更多,跟易烊千玺喝进口中的味道遥相呼应。


 


易烊千玺心里感慨到怎么有人能可爱成这个样子,又想想自己没有把王俊凯拖走直接解决,简直是Omega界绅士的代表,王俊凯怎么还没看出来自己在追他呢。


 


这时候他反倒忘了自己一路护着王俊凯回家的原因了,自得其乐把自己想象成苦守在朱丽叶窗前想给他一枝玫瑰的罗密欧。


 


“哦——凯莉叶,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从,那我也会堆起怒容,装出倔强的神气,拒绝你的好意,好让你向我婉转求情,否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拒绝你的。”杰克罗哼着what is a youth,默背经典台词,想着明天是不是真的要送朵玫瑰表明心意。


 


等他发现王俊凯停住脚步的时候,易烊千玺看到他紧绷的脸色,顺着目光看去正是自个儿朋友口中那位打头的几个人。


 


跑是跑不过了,王俊凯正寻思着等挨几下子再反击算不算的上正当性防卫,他下意识握紧的拳头被易烊千玺安抚性地拍了拍。


 


易烊千玺在墙角堆放的废弃建材中,用脚拨了一根中空铁管出来,他的脚尖点了点,轻轻一挑,简单的冷兵器被挑到了手里。


 


“O的事儿,我来解决。”


 


 


 


 


王俊凯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打架。易烊千玺和那边技巧性极足的招势让他弱化了对现在情况的认识,只觉得现在是不是误入了街头电影的哪一幕场景。


 


战斗结束的很快,易烊千玺的动作迅猛利落,花样很少。身上热汗刚淋淋地渗出来,对方认出是谁后就不再纠缠。


 


王俊凯松了口气,他认得里面的几个人,知道来堵他是为了什么。他搀着易烊千玺,听他有些急促的呼吸。他舔舔干涩的唇瓣,放软了口气,“看来Omega里也有靠谱的人嘛。”


 


易烊千玺捋了把汗湿的刘海,笑道,“要不要给个奖励,用信息素安慰一下我燥起来的血液。”


 


王俊凯把刚刚扶上去的手连忙拿下,怒道,“果然你们Omega脑子里整天就想那些下流事,到底知不知道礼义廉耻啊。”


 


易烊千玺把要溜走的王俊凯拉住,学他语气反问道,“alpha难道都像你般一点都不懂的知恩图报,到底知不知道礼义廉耻啊。”


 


他也不是故意调侃王俊凯,他前几天被勾起的发情热被王俊凯残留在他身上的信息素压制着,剧烈的运动让信息素稀释了不少,现在王俊凯的味道就在他眼前,对他的渴望让易烊千玺一阵阵地发昏。


 


王俊凯看到易烊千玺的眼神都晕了,软的跟棉花糖一样,身上却高热着,要抛走他又不好意思,挣扎着要不要再做一次人形抑制剂。


 


易烊千玺看了看周围,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我家是开酒店的?”


 


王俊凯一愣,就被抓着胳膊干脆利落地带走了。易烊千玺无奈道,“我发情了,现在就是你主动给我信息素,都不顶用了。”


 


王俊凯看着周围四面八方连锁的易烊千玺家酒店差点崩溃,易烊千玺拿着一张卡一路刷到顶楼套房。把他往床上一推。


 


王俊凯这几天对易烊千玺积攒的耀武扬威的气势全被戳散了,又变回那个战战兢兢的样子。他闻到易烊千玺突然爆发的信息素,后知后觉想起Omega发情时残暴易怒的传闻,先前易烊千玺打架时利落的身手他还记得清楚,并且一点都不想让那些招势落到自己的身上。


 


王俊凯被吓出两颗泪珠,濡湿的眼睛湿漉漉地,没敢反抗易烊千玺伸进他裤子里的手。


 


 


 


 


 


易烊千玺发情热过去的时候,神志终于归位。他往旁边看去,王俊凯蜷在床的另一边,眼皮还有些红,睫毛湿湿地坠着,十足被凌辱了的黄花闺女形象。


 


王俊凯满心满腔的悲愤,他不知道Omega发情期的受孕率,觉得这要是一击即中,他连学都不要上了,每天打几份工要养着那个大的坏蛋和小讨债鬼,以后的日子都要被奴役着过。他可看到他爸娶了Omega妈的下场了,连抽烟都要偷摸着,零花钱跟仓鼠一样是一块一块攒的,现在卫兵们都是要看他妈的眼色才执行他爸的命令,可怜死了。他现在真是全世界最可怜的alpha,前路一眼望去都黑透了。


 


易烊千玺无奈道,“你这个脸色做什么,我又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一开口,他被自己餍足的嗓音惊了片刻,默默地清了清嗓子。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表情委屈得很。


 


“你这什么表情?”吃干抹净了还敢委屈,易烊千玺怒,弹他唧唧。


 


王俊凯顿时疼得跟只小刺猬一样蜷紧了,嗷嘤一声扑簌簌地又掉出泪来。


 


易烊千玺看这个涉世未深的小alpha立马心软了,带了些“以后这是我的人”的责任感,觉得还是要哄哄的。


 


他凑过去,悄悄在王俊凯耳边说,“我跟你讲,我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可惜我老娘只允许养两只猫,下次去我家带你可以见见。”


 


王俊凯被他说得话引走了注意力,听他继续道,“一只尺玉霄飞练,全身纯白没一根杂毛。另一只……”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眼巴巴瞅着自己的泪痕斑驳小猫脸,高深莫测地笑了。












END.

春日失格

嗷,院长最近好高产!

疯人院长:

写在前面:上一章结尾的地方又做了修改,把化名'千智赫'又改回了小七,怕你们直接看这个会看不懂,所以声明一下。


也可以戳回去再看一下末尾那几段:戳这里




Chapter.5"千智赫“?




“小七,你真的不要考虑做签约艺人吗?当助理真是可惜你这张脸了……”




“我现在这样也很好。”




“哎哟,真是越看越可爱,我心都要化了……”同一时间另一个女孩一脸痴迷的看着小七说到。




小七不说话,抿唇笑一下,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乐,但就是叫人心生好感。




围在周边的几个女孩子见到都呈西子捧心状。




这天一大早小七才进公司没多久就被办公室里的诸位女同事围住了。以前还是小狐狸的时候小七就已经很适应这种状态,因而并没有表现出不自在的表情。而且为了能给大家留下好印象,小七还安静的坐着任由她们问东问西,时不时的羞涩笑容和目光注视更是让在场的各位女同事尖叫连连。不知道的人看了这状况还以为这里坐着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一旁坐在座位上的男同事见状乐道:“瞧你们一个个花痴那样儿,Karry在的时候也不见你们那么兴奋啊。”




有女同事听到这话牙尖嘴利的反驳:“那不一样啊!Karry冷酷得跟高领之花似的,看起来对谁都笑,实际上就没几个人能入他的眼,我们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啊!但小七就不一样了,他看起来软萌可爱易推倒,我整个母爱心都像黄河水一样泛滥出来了好吗?”




另一个女同事也接话道:“其实要说起来,Karry就跟小七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啊,但我们都很喜欢!啊啊啊,都喜欢!”




此言一出,诸位女同事纷纷点头附和,表情兴奋得像挖到宝藏。




听到她们的话,小七却是把Karry那天拍照片发微博的时候说的那句自恋的“我好看吧”从回忆里拉了出来,想了一下平时Karry对他的所作所为,他立即在心里把这些女同事说Karry是冷酷的高领之花这句话丢到了泥土里,踩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哦呀呀,你们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他一点都不冷酷的好吗!欺负我的时候超用心的好吗?




腹诽是这样腹诽,然而抬起头,小七嘴角又挂上了乖巧笑容。也许是做小狐狸的时候已经把讨人喜欢这种事练成了本能,总能信手拈来的对别人放电,总之女孩子们又是一脸融化了的痴迷表情。




呃……好吧,我其实跟Karry一样戴了面具,并没有什么区别。




接着小七又在心里默默这样承认到。




大家正热烈讨论着,冷不丁有人大声道:“佳人姐,你来了。”




听到这道声音,原本围在小七身边的人都散开,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门口,小七一抬头,恰好看到一个烫着大波浪女人走进来,举手投足间皆是风情。




这个人看起来,真是比我的母上大人更像狐狸啊。




小七眨眨眼,看着那人眼角的一粒妩媚的泪痣,在心里默默感叹。




“你们在讨论什么,那么开心。”




“也没什么,有应聘明星助理的人过来面试,我们正在聊天。”立即有人回答了那个人的话。




小七发现这个被叫佳人姐的人在他们当中人气很高,大家面对着她都是一副真心实意尊重的模样,半点没有伪装。




那人听了他们的话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眼角眉梢带了点小女人的俏皮:“啊,那不知道我的小助理安排好了吗?”




听了她的话几个同事都笑出来:“其实是这样,佳人姐你的助理我们现在已经在进行筛选了,小七的话是昨天陈经纪人直接打电话叫过来的……”顿了一下他接着道:“你知道的,Karry一向只要有梨涡的。”




那个佳人姐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目光就直直朝着小七看过来。




小七这时候才从他们的对话中提取出这么几个重点,一是陈一打电话给他就是为了帮Karry选助理,二是,Karry只要有梨涡的助理。




虽然不知道Karry是什么怪癖,但小七此刻还是默默的庆幸自己长了梨涡,不然要分到Karry身边,还不知道要多费事。




小七还在想事,冷不防抬头就对上那个女人的目光,条件反射就露出一个微笑,梨涡浅浅的陷下去,琥珀色的眸光请润。




那女人上上下下将小七打量一番,却是转过头对着其他同事道:“把他分给我吧。”




不仅是小七,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不约而同露出惊诧的表情。




她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于是挽起嘴角温柔道:“没关系,Karry那边我去说。你们负责办他的入职手续就好。”




哦呀?!!!这是什么反转?!




他瞪大眼睛还没惊讶完,周边的同事已经道:“佳人姐你一向对助理没什么特别要求,难得小七能对你眼缘,你就把他收走吧!”




语罢众人一致将小七推到了那个女人身边。




你们不能一见到美女就把我原本是要分给Karry这件事给抛到九霄云外呀?我刚刚陪笑多费劲呀!




小七还没腹诽完,那个女人已经看着他笑出来:“不愿意吗?”




小七想说‘是’,但他还没开口,已经有人道:“小七怎么会不愿意,多少人求都求不来诶!”




“你叫小七?”她问到。




小七点头。




“你不认识我?”




小七点头。




那女人轻声笑出来,表情优雅,“我叫莫佳人。”




这次小七答了一个“哦”,但表情绝对说不上是开心。




莫佳人摸摸小七的发顶温柔道:“好可爱的小弟弟啊。”




小七没说话,心里很沉重。他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他今早来的时候公司的人已经明确跟他说过,明星助理是不许粉丝来担任的,这时候他要是以自己只想当Karry的助理为由拒绝的话,八成直接会被当狂热粉丝赶出公司。




还是变成狐狸形态回到Karry身边潜伏着更好吧。




小七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办法。忙不迭开始思考应该什么时候回去,甚至在心里默默的后悔自己当初居然傻乎乎的就听了母上大人的建议,还白白浪费了三天时间。




莫佳人没看出他的表情变化,“我现在正要去Karry那边一趟,你跟我一起过去吧。”语罢转身打先出了门。




尽管小七现在已经有了想法,但眼下显然不是个好实践的场所,只好在背后一片的‘加油啊小七’‘努力啊小七’声中跟了上去。




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整个办公室的人‘呼’的一声炸起来。




“这是佳人姐第一次主动要小助理吧?我们小七简直不要太抢手哦!”




“你懂什么?!每个女人都会想要通过跟喜欢的男人要点什么他重视的东西以此证明那个男人对她的重视吧?佳人姐喜欢Karry那么多年,在公司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啊!当然,也不排除确实是因为我们小七的魅力太大的缘故!”




“可是,Karry好像都没有回应过佳人姐吧……好心疼啊,那么完美的女人呢,Karry也真是忍心……”




“当事人都不觉得苦,你苦什么?再说了,金诚所至金石为开,说不定哪天Karry就开窍了呢!”




众人八卦,议论纷纷。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弱弱的传来一句“其实,我觉得小七和佳人姐,或者,Karry和小七……都蛮般配的啊……”




众人闻声停住讨论,朝着角落那个新来的土气女同事看一眼,接着集体爆笑出来,那架势似乎要掀翻办公室似的。




“你说什么?Karry和小七?!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确定你是认真的?哈哈哈哈哈哈……”




女生被笑,红着脸讷讷的低下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弱弱反驳:“说不定就真了呢……我朋友都叫我言灵诶……”




那头小七跟着莫佳人还有她的经纪人到了Karry的工作室,却只见到陈一,没见到Karry。得到陈一说的,Karry去大boss那边谈事的说法后莫佳人也没有久留就离开了。她打算亲自跟Karry说小七的事,所以也没想先跟陈一说。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头他们刚乘上下楼的电梯,那一头Karry就回到了工作室。




陈一把莫佳人来过的事情跟Karry说了一声,于是Karry直接就给莫佳人去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莫佳人刚出电梯,声音都带着轻快,只是依旧优雅:“喂,Karry。”




小七走在莫佳人斜后方两步,敏锐的听力让他也听到了Karry的声音。




“回来了?法国的行程结束了?”




“对啊,昨天晚上刚回来,今天就想来公司看看你的,没想到刚刚去找你你不在。”莫佳人说话语速不快,带着女人特有的慵懒和娇嗔,倒像在撒娇,不腻人,反倒让人觉得舒服。




“我刚刚去谈事了。”




“我知道啊……对了,你的那个梨涡小助理被我要走了,你不介意吧?”




Karry那边像是在翻资料,听到这话就随口道:“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放身边吧,我再让他们找就好了。”




这边的莫佳人笑一笑,“那就谢谢你咯!还有啊,你的那只小狐狸有消息了吗?”




站在后面的小七听到关于自己的事情,忙竖起耳朵仔细听。可没想到Karry接下来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像一坨寒冰投进他的心里脑袋里,生生把他冻得汗毛直竖(也许是吓的)。




“要它回来了,我就扒了它的皮。”




先不管Karry说的这句话是真是假,小七明显听出来Karry对于它离开这件事流露出来的深重怨气。于是小七咽了口唾沫,很没骨气的把原本打算以狐狸形态回到他身边的计划给无情抛弃了。




任重而道远这句话是对的,我应该选择曲线救国,而不是直面战火。




小七给自己找了一个十分具有智慧的理由。




这边莫佳人轻笑两声,“说不定它是回去找它的主人去了呢,也许都不回来了也说不定啊。”




“它最好是去找它主人了吧。”




之后莫佳人和Karry又闲聊了一会儿,约好了一起吃午饭以后才挂了电话。




莫佳人看看时间,让她的经纪人回去了,这才又对着小七道:“你可以去我工作室帮我拿一下包包和外套吗?我去前面那个餐厅等你。”语罢指了指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厅。




小七抱着‘所有事情都要从长计议’的想法很爽快的答应了莫佳人的要求,但等他很兴奋的进了电梯才发现自己忘了问莫佳人的工作室在哪里。可惜的是这会儿已经是下班时间,很多人已经离开公司,小七没能找到几个人问路。零零散散问出的结果,也因为这间公司实在太大,绕了好几个弯路。




Karry拿起外套走出工作室的时候正见到陈一在跟一个人说着什么,一边讲话,一边还用手比划,看样子似乎在指路。




那个人恰好被陈一挡住,Karry并没有看到他的脸。等Karry再把外套穿上抬头时,那个人已经拐个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过去了。




隔着透明的玻璃,Karry看到了那个人的侧颜。




下一秒,他如遭雷亟一般愣住。




——“Karry学长……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你以后,会变得光芒万丈,会被很多人喜爱,Karry。”




——“你喜欢被人叫学长啊?可你并不会当一辈子学长啊,叫Karry不是更方便吗?”




……




无数的回忆争先恐后的从脑海深处涌出来,瞬间那人的音容笑貌就在他的心里占据,被无限放大,撑得他心脏闷痛。




眼见着那人消失在面前,Karry不管不顾的冲出去,留下一脸不解的陈一在背后不停叫嚷。




Karry没心思去捕捉那时候充斥在他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分别是什么,他只能依着自己的本能去寻找、去牢牢抓住。




执念这种东西是说不清的,当你以为你一个人已经往前走得很远。它就突然出现了,打你个措手不及,将你撕扯,把你拖回从前。




到了那个时候,你才发现,人啊,其实是很难用理智去战胜心的动物。




Karry几乎绕遍了整个公司,可却没有再看到那个人。他一边失落,一边有在恐惧。他想啊,自己大概是很难摆脱这个执念了。这个叫做千智赫的执念。




我他妈真是一个疯子。




Karry最后颓丧的走出公司大门,照到外面阳光时自嘲的得出这个结论。




这时候他才想到和佳人那顿早已被他抛到脑后的午饭。他抬手摸口袋,却并没有摸到手机,这才想起来手机在陈一那边拿着。




他蹙眉,接着朝着约好那家餐厅跑去。




只是过一个天桥的距离,Karry没用多长时间就跑到了。然后一抬眼就看到了正戴着墨镜,拿着手袋站在餐厅门口小心遮掩,四处张望的佳人。




Karry小跑两步过去,微微喘息道:“对不起,有点事情耽误了。等很久了吧。”




佳人显然在外面站了很久,两颊都被太阳晒得微红。但看到Karry,她很快笑开:“没有,我也才刚到。你怎么跑成这样,看起来比小七还要累。”语罢拿出纸巾想要帮Karry擦汗。




“小七?”Karry缓一下,气息渐渐平复下来。




“啊,小七就是我早上才跟你要过来的小助理。”解释完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我刚刚都忘了告诉小七我的工作室在哪里,害他找到刚刚才把我的手袋送过来。”




Karry 闻言随意道:“都这会儿了,要不我们请他在这里吃饭好了。”




佳人挽起唇角笑:“我也是这么想的。他现在正在餐厅里面的卫生间洗手,一会儿我们问问他好了。”




语罢两人一道进了餐厅。




这间餐厅是他们的演艺公司旗下单开为艺人服务的,不仅安全的避开狗仔,餐厅里的环境和食物也都很好,所以成为了Karry他们经常来光顾的一家店。




两人进门以后熟门熟路的坐到靠窗那个位置,就顺手打开了服务员送来的菜单点菜。




Karry拿着菜单翻得随意,没一会儿就听到佳人对着他的后面招手:“嘿,小七,过来这边。”




Karry就着低垂着的眸子随意的往后扫了一眼,恰好看到一双洁白的运动鞋,他对陌生人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是以就这样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看菜单。




“都这会儿了,你也不要回去了,跟我们一起吃午餐吧。”佳人的话语温柔。




Karry头也没抬,随声附和:“对啊,就一起吃吧。”




在他的话音落了之后有这么几秒时间的静默,他觉得奇怪刚想抬头看一眼那个所谓的小七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道温柔又有磁性的声音。




“不了,你们吃吧,我没什么胃口。”




Karry翻菜单的手顿住,猛地呼吸一窒。




“佳人姐我就先回公司了,你们慢慢吃。”




Karry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听在耳中那人似乎转身要走,他慌里慌张的站起来回过头。




“站住!”说这话的同时他一把抓住小七的手腕把他拽回到自己面前。




因为动作太大,桌上杯子里的柠檬水都被他晃洒出来,流到身上,但他现在没有心情管,只是惊疑不定的盯着面前这个被他拉住手腕同样神情惊愕的回视他的人。




琥珀色的请润眸子,浅淡的眉心痣,挺翘的鼻尖……




面容和记忆中的人重叠,只是五官更加精致,更加立体了。




——“Karry,也许很久以后,你就不记得我了。”




没有,我从来没有忘记过。




良久之后Karry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浅浅淡淡的呢喃,像在小心翼翼的求证什么。




“千智赫……”




小七听到这几个字眼睛蓦地睁大,表情变成了难以置信。